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黑花【网红恋(下)】

「什…」解雨臣呼吸一窒,下意识想闪避对方靠的过近的薄唇,温热紊乱的气息扰的他脑子不再清明。
「先别走。」黑瞎子的脸和平时的讪笑不同,严肃的不容轻忽。

「…还有事?」解雨臣又往后退了退,蹙起眉,觉得今天的黑瞎子不大对劲。
「是有点事。」黑瞎子似乎意识到这样讲话对于两人来说都有点过于紧迫了,于是退后了几步给彼此一些空间,沉吟了一会才开口:「我喜欢你。」
「………啥?」
「在半年前你打那个抢劫犯时我就在旁边,注意了你很久,没想到微博你会主动关注我,更没想到你会和我聊的那麽合拍。」

「解雨臣,跟我交往吧,你回去好好想想,再告诉我答案。」

解雨臣什麽都来不及反应,从我喜欢你四个字开始他的脑袋就当机到什麽也听不进,最后黑瞎子为他把外套套上,接着轻推出门,解雨臣就这麽傻愣愣的看着关上的大门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黑瞎子…喜欢他?
-
「哈啊…」解雨臣又喝了一口咖啡,这几天他老是心不在焉的,虽然强迫自己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中,但咖啡也没少喝,兴许是咖啡因作祟,他的头老是隐隐作痛。
只要身边一没有人在,只剩他一人能静静思考时,他便会想起黑瞎子的告白,而后又是循环般的心烦意乱。

这几天黑瞎子一反常态的没有在微信呼他,遵守着让解雨臣想清楚再说答案的诺言。
解雨臣打开手机,看着打开跟黑瞎子的聊天室,随后又关上了手机放进口袋裡。

他在逃避。

黑瞎子突如其来的告白的确让他惊慌失措,但更让他乱了心神的是他并不排斥黑瞎子的告白,甚至隐隐有些心动。
两个男人…谈何未来?
他没有那个勇气去想像未来,携手相伴亦或是知难分开,现在的他宁愿把精力都放在事业裡,爱情对他而言还太远、太像梦。

于是这一避就是一个月过去,解雨臣任由热水冲刷他的身躯,勐然想起黑瞎子曾经有发一条讯息给他,被他给忙忘了,连忙拿起手机,却只有寥寥数语,「考虑的怎麽样?」「我知道了。」
知道?他知道什麽了?解雨臣有些窒息的看着那句话,连发了好几句在么都没有人回,顾不上擦身体,匆匆抓起衬衫拿着车钥匙一路奔向黑瞎子的公寓。

最坏的事情发生了。
解雨臣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逃避换来的是黑瞎子的消失,他失魂落魄的看着空荡荡的公寓,刚刚房东和他说黑瞎子不久前退了房间,不知去向。

第一次在茫茫人海徬徨无依,世界那麽大,我要去哪找你?
解雨臣苦笑,黑瞎子啊你真是罪过,先撩乱我的心绪,再撒手走的乾乾淨淨。
-
又过了几个月,叮咚一声,解雨臣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宛如人间蒸发的黑瞎子居然发了微博,他没有附上文字,只有一张异常澄澈乾淨的天空照,而黑瞎子的手逆着光比出一个大大的YA。
解雨臣撑着下巴看了那条微博许久,最后解雨臣转发了黑瞎子那条微博。
没多久他的微博被一群妹子的@和私讯给塞爆,可他默默关掉微博,打开了微信许久未有一句言语的讯息栏。

一一「@黑瞎子 我答应你的告白,你还愿意回到我身边吗?」

终于微信又出现了好久不见的讯息铃声,解雨臣笑弯了眼,一样的贴图,一样的问候,一样的你。

黑花【网红恋(上)】

解雨臣是个网红,事实上成为网红也是个意外,只不过是单纯在路上帮一个被抢了背包的老奶奶打了那个歹徒一顿,没想到被路人拍了下来,凭藉着极好的身手、赏心悦目的外表,他的微博在当天灌入大量粉丝,自此一炮而红。

他并没有特别排斥成为一个网红,至少对他而言这些事物都是很新奇有趣的,閒暇时偶尔翻翻在他贴文下那些妹子们无厘头的对话,那些妹子总有办法变着法子逗解雨臣笑,也让他在繁忙的事物中与外界有接轨的感觉。

最近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人,叫黑瞎子,因为言论挺幽默的,他就顺手按了追踪,没想到对方私信来打招呼,竟然就这麽搭上了,还聊的挺欢。
解雨臣除了解家还有公司的事要处理,常常处理完就是大半夜了,所以回复黑瞎子慢了很多,黑瞎子却丝毫不在意。

说起黑瞎子这个人还是挺神奇的,他几乎什麽都能跟你聊上那麽一点,天南地北的聊绝对不是问题,看的出来见识很多,对于自身的事情却又隐藏的极好,只知道和解雨臣同样住北京。
就这样聊了大半年,黑瞎子在睡前发了一个给娘娘请安的贴图,解雨臣一边刷牙一边瞄向手机的讯息,噗哧一声笑了出来,可随后黑瞎子的话让他愣了好一阵子。
「花儿,我们明天见个面吧?」

解雨臣的手顿了顿,但还是回复了一个好。
「那明天下午四点约在天门广场裡的咖啡厅吧。」
「嗯。」
关掉手机的解雨臣窝上了柔软的床被,一向沾床就睡的他眼睛却张的大大的,脑子裡总是徘徊猜测着黑瞎子的长相。

一夜无眠。
-
解雨臣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处变不惊的人,不过现在他实在是讶异的哑口无言,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自己怎麽就答应来黑瞎子的家呢…
四点时他如期赴约,黑瞎子和他想像中的是有些差距,他穿的挺休閒,双手插在口袋裡手拿着一杯超商的咖啡,就是黑衣黑裤黑皮衣黑墨镜全身都黑不留丢的十分醒目,墨镜下高挺的鼻梁和有菱有角的下巴还是能隐约透露此人相貌不差。

说迟那时快,原本就灰濛濛的天空在解雨臣才刚下车便哗啦啦的落下倾盆大雨,淋了一身湿。
黑瞎子正好抬头观看雨势时看见解与臣愣愣地瞧着他看,雨水弄塌了蓬鬆的髮丝,略长的浏海盖住一半的眼睛,竟也有种落水狗的委屈之感。
黑瞎子看见解雨臣狼狈的样子先是笑了笑,非常自然的走过来用皮衣为解雨臣挡去雨势,然后一把拿过解雨臣手中的车钥匙,「上车吧,先带你去我家换衣服。」

清爽的声调把解雨臣的思绪拉了回来,可还是有些不真实感,张嘴似乎想说些什麽,又觉得说什麽都不适合,看了看身上的西装惨不忍睹的样子,就点点头任凭黑瞎子将他载回了住所。

黑瞎子的动作就像两人相识多年,煮饭递衣服帮他把头上的水擦乾,理所当然的让解雨臣想拒绝也来不及,只能尴尬的坐在那任凭他摆佈。
「这麽晚,你也饿了吧?快吃。」黑瞎子把刚炒好卖像极佳的炒饭推至解雨臣面前,示意他把汤匙拿起来开吃。
解雨臣终于稳住了心神,吃饭的同时开始打量面前这个男人,健谈不做作的谈吐和举止,都十分符合聊天时黑瞎子给他的印象,不过…为什麽要一直戴着墨镜?

彷彿感受到解雨臣疑惑的目光,黑瞎子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墨镜:「这个?我眼睛有内疾,不能太常接触光线,否则退化的快。」
「…抱歉。」解雨臣低语了一声,他从来不是习惯去探讨别人隐私的人。
「没事。」黑瞎子摆了摆手,起身收拾两人的碗筷,而解雨臣就站在客厅左瞧右看,转头看窗外见雨已经停了,想了想继续待着似乎也有点尴尬,于是拿起半湿的风衣,想去和黑瞎子打声招呼。

「黑瞎子,我要走……」
「等等。」黑瞎子从厨房走出来,看解雨臣要走人,情急之下将解雨臣压在牆壁上,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吐纳。

「别走。」
-
其实喜欢黑花的时间比任何CP都来的长,写久了反而对自己的黑花特别没信心,因为太爱了才害怕没有好好的去诠释他们。

但随着817的接近,还是摸上来lof发了篇旧文,觉得是该来跟三叔表达一下自己的爱了,2017希望三叔的下巴越来越多层,然后有机会来臺湾办个签书会(比大心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(13)】

*私设有

「你啊,从小就是一个情圣。」
「……嗯?」
「对对对,特别撩的那种臭小孩。」

周泽楷原本正为了叶修的拥抱窃喜不已,正深呼吸打算听叶修的回答时,谁料到叶修居然开始数落他的不是,虽然那些事的确是他做的没错。
「从以前就老爱缠着我,结果又莫名其妙的消失。」
「你知不知道你就这麽一声不吭的消失,我有多担心?啊?」
叶修是打定主意翻起旧帐来了,也不管周泽楷一脸懵逼,连豆腐都忘了吃,乾脆咕噜一下的爬起来,正襟危坐的在床上开始指责周泽楷以前是如何的浑蛋。

周泽楷却是听的满心喜悦,倒不是说他有什麽抖M特质被开发出来了,单纯只是觉得眼前的叶修,多了那麽点蓬勃的生机。
叶修的变化他是都看在眼裡的,叶修初识周泽楷的时候,虽是颇有小大人的样子,但多多少少还是会犯点蠢或开点小玩笑,和苏沐秋在一起时,也少不了年轻人之间的吵吵闹闹。
随着年纪历练自然不可能和从前一般,人都是会成长的,只是太快了。

曾几何时叶修的笑意变成了七分稳重三分嘲讽,现实的洗练让叶修的目光更加莫测,并且一路爬到他无法触及的高度。
虽然他有壮志,他有无限的潜能,轮迴是一支强而有力的队伍,夺下无数佳绩,吸引无数光彩环绕。
可比起叶修,比起他一手打造的盛世王朝,比起堪称的上是荣耀的支柱的前辈,他们之间还有一大段距离,何时才有迎头赶上的一天?

他一直都很害怕,害怕叶修就这麽越来越远了,远到他勾不着的地方,远到即便他努力也终究是功亏一篑。

所以他很喜欢现在的叶修,指着他碎碎唸,会因为他的靠近大惊小怪。
他不喜欢叶修夹着菸站在门外看着天空发呆,更不喜欢叶修流露出的、谁也没有察觉到的落寞。
但他又卑劣的暗自庆幸,自己曾经亲身参与叶修年少时的时光,即便不用揭开伤疤也能明白叶修不愿再想起的苦痛,他是少数参与过叶修人生的人。

「你有没有在听啊?」叶修瞧周泽楷一副走神的样子,叹息着摇摇头,孺子不可教也。
「我有。」明明是在被骂,周泽楷眼睛却晶亮亮的,看不透他内心戏的叶修自然摸不着头绪。
「嗯嗯,有听就好。」
「所以你的回答呢?」
「咳咳,这个嘛……我觉得,我们可以试……」
还等不及叶修掰出什麽藉口,周泽楷就迅速的接话道:「试用品是不能再退货的。」
「什……」

「叶修,你试试?」说着枪王大大就拉着叶修的手摸往自己不可描述的那话儿,手中炽热的肉感,甚至像活着一般的脉动,叶修的脸彻底绿了。

周泽楷你这臭!流!氓!
-
要开车了要开车了 (〃∀〃)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!(12)】

*私设有

「你、你、我…我出去……让你冷静下?」
「不用。」周泽楷目光灼灼,伸手拉住叶修的手腕,「你待在这。」
叶修哑口无言的指了指他精神的小兄弟,又指了指自己,见周泽楷坚定的点点头后,叶修妥协的坐在一旁的床沿,一边咕咕哝哝:「所以说啊你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随随便便都能………」

「前辈,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。」
「欸?」
「是前辈让我变成这样的。」
「欸欸欸欸?」

周泽楷口气淡然,彷彿只是在跟叶修说今天天气真差啊一般,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让叶修吓到目光呆滞。
「我、我?我让你…?」叶修瞪着周泽楷,满脸不敢置信,脸皮厚如他,也无法低头面对那昂扬的…那话儿。
「我一直都很喜欢你,叶修。」周泽楷不再喊他前辈了,那是叶修,他的叶修。

「早在十幾年前就只喜欢你一个人。」
「你你你真的没有发烧吗?」叶修开始考虑是穿浴袍冲出去更丢脸些,还是在这面对面,听着自己当弟弟疼的后辈的真情大告白,然后手足无措更丢脸些。

「小时候,你能把我的告白当作儿戏,现在不一样了,你欠我一个答复。」
叶修张了张嘴,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声音,又闭上了嘴,眼神不知该瞟往哪裡。

周泽楷是从来没那麽强势过的,他给人的形象除了话少,也称的上是温和,即便媒体总是千方百计的逼他开口,甚至得寸进尺的刺探隐私,他也宁愿丢一个微笑,不肯再多说,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周泽楷的好脾气,身为一个战队的领导人,沉稳是必须,温和可就不见得了,那仅仅是在良好的成长和教育环境下,培养出的个性使然。

「叶修。」周泽楷见叶修不回答,大掌抓住了叶修的手腕,肌肤相触彷彿熨烫了心。
气氛逐渐暧昧浓烈的让人喘不过气,叶修看天花板、看地板、看电视柜,看窗外辉煌闪烁的夜色无边,就是不看蹙着眉头的枪王大大。

「叶修。」周泽楷又加重了语气,就算这样不知所措的前辈很新鲜、很可爱,但他等了那麽久,并不希望换来漫长的沉默。
「咳,小周啊,我觉得你不要冲动,我们可以……」
「不要、冲动?」周泽楷咬着牙重複这四个字,几乎在一瞬间,他就复身把叶修压上床,困在臂弯裡动弹不得。

「好,我不冲动,我就这样等到你回复我。」周泽楷湿润的气息喷洒在叶修耳边,缱绻而绵密,温醇的声音无赖般的蹭上了耳膜,扑通扑通,叶修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会这麽窒息在他人的怀抱裡。

周泽楷见叶修依旧不为所动,乾脆仗着自己人帅,光靠声音也能让人怀孕,在叶修的耳边一声又一声的唤他,觉得叶修身上的肥皂香真好闻,抱起来又软又暖。

即便已经被逼到濒临极限,叶修依旧不愿意脱口而出周泽楷想听见的答案,对他而言,这种事应该更认真些,才不辜负这份心意。

「你、你够了啊!起来!」
「不要。」
周泽楷难得任性的像个孩子,他不要也不会再放开眼前这个人了。
叶修见他如此,只好叹了口气,双手圈上周泽楷劲瘦的腰身,顺着他的意思。

「那你可听好了啊。」
-
差不多要开车啦哈哈哈哈哈d(`・∀・)b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!(11)】

*私设有

两人真的就这麽一不做二不休的,把大衣裹紧后死命往饭店的方向冲。
也不管柜檯人员诧异又好奇的神情,两个淋成落汤鸡的大男人就这麽握着钥匙,急匆匆的开了房间。
「这雨真是大的夸张。」叶修一边抱怨一边把湿透的大衣脱下来,拧出的水多的都能洗地板了。
周泽楷也把裡头的毛衣拉了起来,露出精壮的身材,叶修一看见他的腹肌,低头看着自己白白软软的肚子,决定无视后头大帅哥的脱衣秀,尼玛,一个打电竞的有什麽腹肌!不科学!

湿透的衣服穿着不仅不舒服,也可能因为着凉而感冒,饭店的服务再怎麽周到,也不会到有符合他们尺寸的乾淨衣物,只能浴袍将就着穿了。
「前辈先洗吧。」周泽楷指了指浴室道。
「那好吧。」叶修心知周泽楷说什麽都会让他先洗,僵持不下也没有意义,不如速战速决,好让周泽楷也能快点洗到。
裡头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,周泽楷拿着吹风机把两人的衣服吹乾,一边思索着等等该怎麽办。
没错,他不想让叶修就这麽回去,这场雨来的及时,彷彿连老天都在给周泽楷的恋情加油打气。
身为在荣耀圈裡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不可能一直跟着叶修在网吧,也不可能永远遮遮掩掩,哪怕是一会儿也好,他也想和叶修说清自己的感觉。

「居然还有大浴缸,不得了…」叶修咕哝着推开玻璃门,水蒸气的蒸腾下,白淨的肌肤给薰上一层淡粉色,头髮湿淋淋、柔顺的垂在脸颊两侧,浴袍若隐若现的能看见胸前的两点,简而言之,叶修现在的模样只有满满两个字一一色气。
不过叶修本人当然是没自觉的,与其说是觉得自己没那个魅力,不如说是根本不觉得周泽楷对他一个老大粗会有什麽遐想。
但偏偏我们年轻气盛的枪王大大非常不争气,看见叶修出浴的样子几乎硬了一半,站起来怕是会暴露自己不洁的心思。

「嗯?你怎麽还不去洗?」
「我…我觉得有点累,休息一下。」
「该不会是感冒了吧?」叶修凑近周泽楷,伸手摸上他的额头,「还没烧起来的样子,等等我去帮你买包药吧。」
「不用了,我不是感冒。」
「那是啥?你………」

叶修低头,正好目光直直的对着周泽楷的胯下,他终于知道为何周泽楷一脸尴尬无措,努力着不站起来的原因。
不是吧,现在年轻人都这麽经不起撩拨吗?

这裡有什麽能让你硬起来的东西么兄弟!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(10)】

*私设有

「明天没比赛?你就这麽跑来找我行么?」叶修捂着被麻辣烫烫的通红的双唇,问道。
「嗯,没比赛。」
「那你住哪?」
「饭店。」
「这样啊……」叶修若有所思的拿起果汁,他很刻意的避过之前的事不说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麽起头,他不知道该以何种的姿态或身分面对周泽楷,是前辈?亦或是哥哥?
但现在周泽楷长得人高马大的,少说也比叶修高个半截,还让他喊哥哥有点那个啥了吧……呸,自己怎麽尽想些没营养的事。

其实不是叶修苦恼而已,面对好不容易重逢的叶修,周泽楷是满心喜悦,却也不知道该怎麽问起叶修最近的生活,总不可能问他退役的事,往他伤口洒盐巴,叶修身为一个站在荣耀顶端的男人,报导还能少吗?先前的事他全部都有关注,自然也没必要再提起,那能说什麽呢。

就这麽各怀心事,两个大男人喝橙汁喝的不亦乐乎,老闆娘带着探究的目光撇了好几眼,发现那最角落的小伙子,可真是俊的惊为天人,该不会是哪裡的艺人吧?这个时间点还能饱饱眼福,不错啊!
两人自然没注意到自得其乐的老闆娘,橙汁是一杯杯下肚,却踌躇着没开口。
「前辈,等等要回哪?」
「我找了个网管的职位,在那住着。」
「网管…」周泽楷蹙着眉,对于叶修现在过于落魄的生活赶到十分不满,以叶修为嘉世的付出,再怎麽样,退役后也不该落个网管的下场,鲜少生气的他,第一次对嘉世产生实质上的愤怒。
「我知道你在想什麽,网管有什麽不好?我休息个一段时间,还会回去的。」
周泽楷听见叶修的担保,才微微勾起笑,果然这个男人比谁都更坚强,更不愿放弃梦想。
叶修从没让他失望的。

「下雨了!」
叶修听见外头有人大喊,一回头瞧,外头果然倾盆大雨,连对面的店家都快见不着样子了,这样可怎麽回网吧啊…
「前辈。」
「嗯?」
「我的饭店离这裡很近。」

两人都没带雨伞,这样的雨势一时半刻是停不了了,兴欣离这儿还有段距离,虽然免不了淋雨,可要是这麽一路跑回兴欣,明天肯定是逃不过在床上躺一天的命运。
「我看也只能跟你回去了…老闆娘,结帐!」
「好勒!」老闆娘看了他们的盘子和一堆橙汁的空瓶,才比了个数字给叶修,叶修推开周泽楷执意递过来的钞票,赶紧把身上的零钱全掏出来给那大娘。

「走吧走吧,回饭店。」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(9)】

*私设有

于是周泽楷跟着叶修回到了网吧,自然是包的紧紧的谁也没让看,要是让粉丝发现枪王大大就在这儿,估计得包围这个网吧三圈还不罢休。
叶修也没让陈果和唐柔发现,只给苏沐橙一人知道,她也只是开心的笑了笑,说误会解开了,真好。

大冬天的,叶修除了打荣耀还是打荣耀,他现在还在致力帮千机伞筹材料,但也不好叫周泽楷就这麽坐旁边看他打吧…虽然他本人看着是挺乐意的。
叶修想了想,还是把电脑给关上,看了看时间还没到他上夜班呢,便邀周泽楷一块去吃麻辣烫。
「走吧走吧。」
「好。」周泽楷迈开步伐,伸手握住叶修的手,如同当年一样,不同的是他已经能紧紧复盖住叶修的整隻手掌。

外头很冷,连吐气时都会冒出白色的雾气,所以大街上并没有什麽人,大多都窝在家中开着暖气,谁还肯走到外面来啊?
叶修一路默默无话,周泽楷也一样沉默是金,但两人挨的很近,大衣下的手牵的老紧,许久未见的两人对于开话题都有些生疏,却眷恋着得来不易的温存。
「铺子到了,吃点什麽?」
「你挑就好了。」
「行。」

叶修按平日的份量点了一遍,又叫来了两瓶果汁,他们电竞选手是能不碰酒就不碰的,手的稳定度太重要,谁也不会为了逞口舌之慾,糟蹋自己赖以维生的工作。
两人刻意选在特别角落的位置,现在荣耀粉大街上满满都是,叶修他们是认不出来的,周泽楷还会认不出来吗?一想到被女粉丝发现后的景象,叶修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「喝果汁喝果汁,橙汁喝吧?」
周泽楷有些无言的看着那杯冰镇过的果汁,又看看外头寒风刺骨,吐嘈不是他的作风,但他只要看见叶修开心就够了,所以最后他还是把橙汁一饮而尽,透心凉。

叶修的耳朵和脸颊都被冻的红通通的,叶修虽然长的不差,但还是有点小虚胖的,作息不正常也导致他老是看起来有气无力,活像个颓废的大叔,普天下会觉得叶修有魅力到极点,巴不得啃几口的,也就只有我们枪王大大而已。
但想归想,周泽楷耐了那麽多年的情感,怎麽可能耐不住一时的冲动,要不是知道叶修不喝酒,他肯定灌他个几大瓶,等他醉乎乎时再带回家吃乾抹淨。
既然已经找到这来,代表他也有豁出去的决心了。

周泽楷的思想恣意而疯狂,但坐在对面的叶修却浑然不觉,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佈好的网子裡头。
-
委屈吧唧,越写越不顺—(:3/L)—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!(8)】

*私设有

叶修咬着菸,懒洋洋的身子缩在破旧的外套裡,诧异的看向身后拉住他的人,这不就是他刚刚以为是变态的人么?
「有事?」
那人顿了顿,左右张望了会,虽然大街上来往的人十分稀疏,可他还是把叶修往巷子裡拉。
「哎哎哎,兄弟你要干啥啊?劫财劫色我都没有,你要菸不成?」

那人摇摇头,把墨镜和口罩摘下,却让叶修愣住了,他万万没想到会是他。

周泽楷。

「叶修…不,前辈。」
「怎麽,不叫哥哥了啊?」叶修夹着菸淡笑道,心却不如表面的平静,扑腾的厉害,口气毫无自觉的带上酸意,但他也不明白这没来由的赌气是为了什麽。
「你果然记得我,那为什麽、为什麽不……」
「不什麽,不找你?拿什麽身分找?找了有何用?」
叶修何尝没认出周泽楷,打一开始在萤幕上看见时,就马上认出是周泽楷了,还需要苏沐橙提起?帅的这麽天崩地裂的还能有第二个么?
只是他并没有去找周泽楷,见他在荣耀圈裡风水生起,粉丝逐渐累积到一定的程度,有了至交的伙伴和团队,他是轮迴不可或缺的队长,是荣耀裡数一数二的天才神枪手,还有着男女通吃的俊帅外表,早已不是当年跟在他屁股后头,哥哥、哥哥叫的小男孩了。

过去就只是美好的回忆,叶修从未想过要去找过周泽楷,哪怕是和轮迴打比赛时,也从不正眼看周泽楷,他知道周泽楷还记得他,欲言又止的想挽留,但叶修并不打算与他相认。
「可我很想你。」周泽楷紧紧把叶修抱在怀裡,喃喃道。
「得了吧,被人发现你这样抱着我,是想隔天上新闻头条?你可是咱荣耀圈少女们的梦想男友呢。」
叶修知道自己很不对劲,平时的从容不迫好像是浮云一般,他只要想到周泽楷有那麽多人爱慕,眼中不在纯粹的只有他一人,他就浑身难受。
那时周泽楷无声无息的搬走,加上苏沐秋的过世,造成他不小的打击,老觉得心裡空了一块,做什麽都没劲,好不容易想起苏沐秋未了的心愿,才打算在荣耀裡为故友闯出一片天。

「我是为了你去玩荣耀的!」周泽楷慌了,他知道叶修在躲他,但他没想到叶修会语中带刺的伤害他,「那时是我爸爸的工作调到外地,我来不及跟你告别,我、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他知道叶修有在玩荣耀,于是资优生且生活规律的他,看似和网游这东西丝毫沾不上边,却义无反顾的投进了荣耀,而他很幸运的极有天份,也很幸运的被轮迴相中,而他的外表带来庞大的商业利益,战队把他当成摇钱树一样捧着,周泽楷成了职业选手,他从来就不是以马虎的心情面对游戏,他和所有选手一样在乎胜负,只是他更在乎叶修。
他看着叶修爬上巅峰,取得谁也无法替代的荣耀,他替他感到高兴,也想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,看遍那荣耀的秀丽风景。

但叶修退役了,毫无徵兆的退役,让所有嘉世粉和荣耀圈一片譁然,虽然嘉世近几年状况一再下滑,作为队长的叶修没少承受过骂声,但粉丝总是因为爱到入骨,才恨铁不成钢,根本没想过嘉世的支柱会这样退役了。
粉丝不懂运作,自然会不谅解、生气,但周泽楷很清楚,依叶修对荣耀的热爱,怎麽可能会放弃,一定是被逼的走投无路。
于是周泽楷还是按捺不住,来找了叶修。
他不想再错过叶修人生第二次低潮,这次由他来陪伴他渡过。

叶修老了很多,当时年轻时的嚣张气焰全都变成了浓浓的沧桑疲惫,那是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才有的沉稳,但在周泽楷眼裡,他依旧是当年宠着他,任由他乱叫哥哥的那个叶修。
叶修埋在周泽楷的大衣裡,满鼻满口都是属于周泽楷的气味。
他叹了口气,当年的小男孩,如今也长那麽大了。
自己没事跟一小伙子生什麽闷气呢,真是幼稚。
他伸出手拍着周泽楷微微颤抖的背。

「行了,跟我回去吧。」
-
好久没更文啦!终于大考结束了!后头有点卡文,希望能顺利生出来QQ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!(7)】

*私设有

「叶修,叶修?」
「嗯?」叶修一个愣神,竟是漏掉了手中的小怪,君莫笑头顶上缓缓的出现了一个伤害减十的红字,无伤大雅,却让苏沐橙担心不已,平时的叶修哪会出这种低级的错误?

叶修已经退役一阵子了,在兴欣过的风水生起,苏沐橙偶尔也会来看看他,窝在他旁边看韩剧。
「身体不舒服吗?」
「没,没事,」叶修笑着摆摆手,用打火机点燃了嘴裡叼了许久的菸,烟雾瀰漫间,看不清叶修的神情,「只是想起过去的事儿罢了。」
「这样啊。」苏沐橙也只是淡淡一笑,她清楚,叶修想起的是什麽回忆,那不仅仅是叶修掩埋起的伤痛,也是纠缠她很长一段时间的梦魇。
因此谁也不会去提起的,那个让一切崩塌的瞬间。

就是在那个下着雨的午后,苏沐秋去世了。

叶修和苏沐橙牵着周泽楷过马路时,看见对面带着灿笑的苏沐秋,撑着伞挥着手朝他们打招呼,就在这麽不到几秒钟的时间,煞车失灵的轿车失控的朝苏沐秋奔驰而去。
无法阻止,也无力阻止。
少年纤细的身躯在强烈的撞击下飞的老高,喷溅的血花像豔丽的彼岸花,最后重重摔在远处的石子道路上,血水被倾盆大雨冲的七七八八,面目全非,是不可能救的回来的。
叶修只觉得耳朵嗡了一声,身边的尖叫声、喧哗声、苏沐橙的痛哭声,是再也没进了他的耳朵,世界寂静无声,心底确实是有些什麽东西,悄然随着苏沐秋的逝去消失了。

从那天后,叶修并无消沉,也没表现出悲伤,他更加把苏沐橙当成亲妹妹疼爱,苏沐橙清楚,叶修并不是不在意,更不是忘记挚友,叶修总是隐藏的很好,带领战队的他、被强迫退役的他,被磨练的更加成熟却也沧桑,这十年来叶修不断在成长,当初年少时的轻狂和热血,如今变成了信念。
她知道叶修每年清明节扫墓时,眼中的落寞不假,她比谁都更明白,在叶修站在巅峰,手握冠军奖杯时,身旁无人的那份遗憾。

叶修眯着眼看着萤幕,上头是轮迴这次的赛事。
周泽楷,轮迴队长,带领轮迴成为一隻强劲的队伍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走冠军,生为神枪手的他不仅打法绚烂华丽,技术含量更是没少,每每都能让观众大呼过瘾,更别提他本人的皮相那是好的没话说,大概就是一个能靠脸吃饭,非得要去靠技术吃饭的帅小伙,还被誉为荣耀第一脸。

「周泽楷,不就是当时那个……」苏沐橙蹙起眉头回想,那是苏沐秋过世后,周夫妇得知了此事,遗憾之馀也让周泽楷别再去找叶修,怕让他情绪更不稳,而之后…没有之后了,待叶修再去找时,早已人去楼空,不知搬哪去了。
后来轮迴出现时,周泽楷这个名字让苏沐橙关注了好一会,原以为只是撞名,但之后种种巧合都让苏沐橙怀疑,那就是当年缠着叶修的小男孩。

但叶修本人总是不多说,淡笑着要苏沐橙别多想,苏沐橙一向是个体贴人的好女孩,见叶修有所隐瞒,自然也不再多问。
「我去买包菸。」
「好。」

叶修手插在口袋,紧缩着身子跑向对街的超商,超商外头站着个人,目测身高有一米八,还戴着个大黑墨镜,搞得跟变态似的,虽然是大冬天的,也不至于包成这样吧。
不过叶修也只是想想,他也不是什麽漂亮妹子,自然不怕危险,心安理得的从他身旁穿过,准备进店裡时,手臂却被拉住了。

「叶修,别走。」
-
今天明明是我生日可是我却在虐d(`・∀・)b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!(6)】

*私设有

「如果被子不够再告诉周妈妈啊。」周妈妈掩上了门,叶修搬着凉被扑通一声,倒进周泽楷软绵绵的床裡。
他发了封简讯通知沐秋他们今晚不回去了,周泽楷恰好擦着头髮从浴室裡头出来,就又急着跑往叶修那,「哥哥要睡裡面还是外面?」
「外面好了。」虽然自己睡相不差,但难保不会把周泽楷踢下床。
叶修打了个哈欠,也去浴室裡匆匆洗了个冷水澡,房裡的冷气徐徐吹来凉风,吹的叶修是更加睡意朦胧。

见周泽楷已经乖乖窝被裡了,他也熄灯进了被子裡,外头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映在木地板上,身旁安稳的呼吸声像催眠曲一样,叶修又打了个哈欠,缓缓进入梦乡,自然没有发现周泽楷趴在枕头上,看着他的睡脸很久很久,才闭上眼睡去。

隔天一早,叶修很早就起来了,随意梳洗了下整理好仪容,下楼恰好遇见正在打理早餐的周妈妈。
「昨晚睡的好吗?」
「挺好的,谢谢周妈妈。」
「早餐等等就准备好了,你先去客厅看看电视吧。」
叶修微笑着点点头,看着周妈妈在厨房裡忙进忙出的身影,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,柔软的床铺、好吃的料理,这些叶修是都不缺的,若是他愿意,从食衣住行都有人可以帮他一手包办,可他并不想要过那种生活,所以他跑出来了,跑到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他的地方,也许自始至终,他什麽都不奢望,也仅仅只是希望一早起来有个人迎着阳光,对他道声早安。

晨间新闻无聊的很,基本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周爸爸也早端着咖啡翻着早报,一边笑着跟叶修招呼。
「他没踢被子吧?」
「没有,他睡相很好。」就是抱他抱的有点紧而已,叶修揉揉被狼抱整夜的腰,苦笑地道。
「这样啊,他平时都很爱踢被子的,老是担心他感冒。」
「昨晚倒是挺安分的。」
「那就好。」周爸爸和蔼的一笑,把周妈妈刚端上的吐司推到叶修面前,示意他快吃,叶修则笑了笑,道了声谢,刚要开始吃的时候,周泽楷就迷迷煳煳的晃下楼了。

「哥哥………」周泽楷身上的小熊睡衣被睡的凌乱不堪,原本扁塌柔顺的短髮被睡成蓬鬆又翘的老高的爆炸头,啪哒啪哒的跑去抱住叶修,脸埋在叶修的衣服裡,又没了声息。
「楷楷,去洗脸吃早餐了。」周爸爸对周泽楷喊。
他儿子难得一早无视他,直接跑到别人怀裡窝着,他这个做爸爸的是好气又好笑。
叶修倒是挺习惯的,就这麽任周泽楷跟无尾熊似的黏着,手上的吐司放也不是、不放也不是,乾脆就继续吃吧。

周妈妈洗完碗盘,一进客厅看的就是这个诡异的景象,很快就知道是周泽楷又在跟叶修撒娇了,笑着把他抱去,催促他快去刷牙洗脸,周泽楷才不甘愿的走了。
「楷楷怎麽就这麽黏你?他都没这麽黏我这个妈妈呢。」周妈妈笑着调侃了一句叶修,叶修则是苦笑了下,「我也不清楚,一开始就是他先跟着我的,我也没做啥。」
「看来你很得我家儿子眼缘啊。」周爸爸大笑道。

早餐吃的很快,周爸爸得去上班了,叶修住了一晚,自然也该告辞,周泽楷是百般不愿,好说歹说让他平常也能去找叶修,才放叶修走,而果不其然,他还真的天天一放学就往网吧找叶修,搞得整个网吧的熟客都知道叶修有个特别黏他的「乾儿子」,苏沐秋对苏沐橙对周泽楷也是疼爱有加,偶尔还会跟着叶修,四人一起回家裡打电动、吃点心,周夫妇也很放心的讲儿子交给叶修带。

而轰动全国的网游一一荣耀上市,叶修和苏沐秋奋不顾身的栽进去,凭藉两人极好的默契和技巧,很快就在裡头闯出了名声,几乎玩那服的都知道,有个特别神勐,技术刁鑽的战斗法师,和天才般的神枪手,在荣耀裡恣意横行,天衣无缝的两人是屡战屡胜,佳绩连连。
这样霸道又出色抢眼的他们,很快就被联盟相中,甚至有机会加入战队。
他们前途无量,炙手可热。

本该是这样的。
这样惬意的日子本该会继续下去。
直到发生了那件事,美梦终于碎成泡沫,消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