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会很懒的发文所以催文请不用客气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周叶【我不是育幼院园长(17)】

*私设有

「哎呀,这是…?」周妈妈惊讶的看着叶修,一时之间竟是没认出来。
叶修也是个懂礼数的人,虽尴尬可还是笑着点头致意:「周妈妈好,我是叶修。」
「叶修?叶修……哎呀!小修啊!孩子的爹,小修来啦!」周妈妈一个惊呼,顿时双眼放光的握住叶修的双手,忙着想把他带进去好好嘘寒问暖一番,就这麽把自家亲儿子晾在旁边跟衣杆似的。

周泽楷又是无奈又是好笑,但又特别窝心,毕竟没有人不爱看情人和家人相处融洽,何况周妈妈简直把叶修当第二个儿子来疼爱。

叶修手被热情地抓住,连忙求救似的回头找周泽楷,周泽楷依然是他那沉默寡言的样子,可叶修分明在那双眼睛裡,看见闪烁且毫不掩饰的笑意融融。
「小修今天怎麽来的啊?周妈妈好久没见到你了,是楷楷找到你的?」

「嗯嗯…姑且算是吧……」叶修被一连串连珠砲似的问题搞的头昏脑胀,只能含煳不清的随意带过,不过正在兴头上的周妈妈也没太介意,把叶修带到沙发后,慈爱的坐在他旁边。
「真的是长大了啊…」
「呵呵,周爸爸周妈妈倒是没什麽变,一样很有活力。」

叶修还真不是拍马屁,许久未见,周爸爸周妈妈和他记忆中的模样相差无几,虽然多了一点皱纹,添了一点白髮,可一样慈祥可亲,让人打从心底感到舒服。

「现在也是职业选手吗?」周爸爸摘下眼睛和蔼的问道。
「是的,不过退役了。」
「怎麽退役了呢?」
「这……」
站在一旁的周泽楷见叶修困扰的样子,马上开口接道:「前辈只是休息一阵子而已,还会再回来的。」
「这样啊。」

两老对电竞本来就不甚熟悉,听儿子这麽解释,便也没再进一步追问了。
「今天留下来一块儿吃饭吧?」周妈妈笑咪咪的握住叶修的手,叶修自然也报以微笑点头。
「楷楷啊,小修是你的前辈吧?要好好和人家学习啊!」周爸爸严肃地道,虽然他并不懂电竞,可既然周泽楷尊称叶修为前辈,代表资历和经验肯定都丰富许多,他们并不阻碍周泽楷成为电竞选手,只希望周泽楷努力充实自我,并把工作做到最好。

说到底,他们对有一个这麽英俊又乖巧的儿子,还是感到非常自豪的。

「楷楷啊,先带小修去房间休息吧?妈妈做好饭再叫你们下来。」
「好。」
叶修也不客气的跟周泽楷往楼上的房间走去,再怎麽说和两位长辈同处一室,对随性惯了的他还是有莫大的压力。

一进房间叶修就被一个用力压在门上,周泽楷的唇舌毫不留情的侵权略地,把叶修吻的晕头转向、气喘吁吁。
「前辈,我很高兴。」还不等叶修开口骂些什麽,周泽楷就用额头抵着叶修,眼裡闪亮闪亮的,温柔满溢。
一时之间叶修竟是说不出些什麽,只能安静的待在周泽楷怀裡,享受难得的平静和温情。

「我会和爸妈说我们的事。」
「什……」
「别担心,妈妈他们会理解的。」周泽楷安抚似的在叶修头顶落下一吻道。

「……随你吧。」叶修叹了口气,他明白周泽楷是认真的,也知道迟早要让周泽楷的父母知晓他们的关係,一边担心着他们的反应,一边又感动着周泽楷真的把他放在了心上。
「累吗?」周泽楷抬手抚了抚叶修的额头问道。
「咳,那麽点路,哪有什麽累不累的。」虽说已经渐渐接受了两人的关係,但这种亲密的接触大概还要好些时间才能坦然面对吧。

逃离了周泽楷令人窒息的视线,叶修开始在这个不大却乾淨的男性卧室晃悠了起来,看看檯灯看看书,却很有分寸的不翻柜子抽屉裡的东西。
「咦?」叶修的目光落在书柜上头一本与一旁新颖的书籍格格不入的,陈旧的褐皮书上。

「这是相簿。」周泽楷将那本书抽了出来,打开递给了叶修。
「嗯……都是些你小时候的照片嘛……」叶修一边翻阅一边喃喃自语道。
上头的周泽楷从年纪小到年纪大,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面瘫的脸跟越来越俊美的五官。
叶修看着看着不自觉的露出微笑,而周泽楷被那笑挠的万分心痒,凑到叶修背后抱住了他,靠在叶修耳边低声的问道:「我好看吗?」
「咳咳咳……」叶修觉得自己被口水呛到的机率逐渐增加,说好的沉默是金呢?荣耀第一面瘫男神呢?怎麽到他这就这麽撩拨人!

周泽楷见叶修又呛到,自然知道叶修是在尴尬害羞,也没客气的又扳过叶修的脸吻了上去。

他从不介意让叶修更害臊一些。

绵长又深入的吻结束后,叶修靠在周泽楷肩头大口大口喘气,还没来得及骂些什麽,就被周泽楷一句话炸的几乎要跳起来。

「叶修,今天就把我们的关係告诉爸妈吧。」

评论(10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