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会很懒的发文所以催文请不用客气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白起X妳【同居十题】

#第一次写乙女向请多包涵
#游戏太非卡关无法看后面剧情所以ooc可能有

1、相拥入眠

凌晨一点。
大大的双人床上冷冷清清,妳早已习惯另一头的床铺没有丝毫温度。
入冬的空气冰冷刺骨,习惯穿薄衣薄裤睡的妳,又用力蜷起身子,整个人都窝在被子裡,只露出头部。
迷迷煳煳即将要睡去的妳,耳朵捕捉到了大门喀拉一声的开锁音,悉悉索索的声音大概是他把风衣放在沙发上的声响,厨房的灯被悄悄打开了一盏,暖黄的灯光从门缝透出,接下来一片寂静,偶尔有些瓷器和铁筷的碰撞声,大概是正在吃着妳用保鲜膜为他仔细包起来的晚餐。

很快的厨房的灯又熄灭了,厕所的灯也是开了又关,最后那人终于轻手轻脚的推开主卧房的木门。
妳知道他走到床前了,但没有睁开眼看他,有些小小的好奇他会做什麽。
他看着妳的睡姿许久,又悄声退出房门,过没多久又回来了。
妳感觉到身上突然传来一股重量,柔软且温暖——原来他又拿了棉被来啊。

最后他又静静鑽进属于他的那个位置,有点僵硬的把妳拥进怀裡,怕把妳吵醒所以轻轻抚摸了一下妳的髮丝。
最后妳在他平稳的心跳声中沉沉睡去之时,
耳边传来一句低声的「晚安。」

2、做饭

妳其实不怎麽擅长做菜,但为了他,还是照着食谱尝试过许多遍,如今普通的家常菜对妳不是什麽问题,不过偶尔切菜时还是会被菜刀刮到。
妳并不大想让他看见伤口,因为他总会有点气愤的叫你别再做菜了,叫外卖没什麽不好。
只是妳喜欢他吃下妳的菜时,嘴边那抹难以察觉的笑意,所以每日还是坚持下厨。

今天他的工作提早结束,很快就回来了,妳听见开门声意识到不妙,手上的伤要曝光了。
他开门进来后,寻着香味来到厨房,一边解开领带一边看着菜色,说了句今天的菜色很丰富嘛。
但他很快发现妳的不对劲,锐利的金棕眸子微微眯起,叫妳把藏在背后的手给拿出来。
妳连忙摇摇头,乾笑着说没事,他迈步走至妳眼前,用不容置喙的脸拉出妳的手。
看见上头数道浅浅的伤口,果然脸色又黑了几分。

他沉默着拿出医药箱,细心的为妳消毒包扎,妳看着他的脸,有些自责也害怕他不理妳,讷讷的开口道歉,这时他的脸色才合缓了些,低着头将OK蹦仔细贴好的同时,才开口回道:「别做了,我捨不得妳受伤。」

3、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妳看着沙发上的牛仔外套,无奈的抓了起来,走到书房对他有些生气的说道,让他别再把外套放在沙发了,要丢进洗衣机。
他埋首在公文中,闻言抬起头看了妳一眼,只说了一句,妳的衣服也放在化妆台的椅子挺久的了。
妳这时才想起那件被自己遗忘的蓝色裙子,尴尬的耳根泛红,咳了一声,回了一句只是忘记。

他看见妳红通通的耳朵,似乎心情好了很多,嗓音带笑的回道,他也只是「忘记」了。
妳被堵到哑口无言,发觉同居的这段时间他真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。

他站了起来,接过外套后揉了揉妳的头顶,「傻站着干什麽,帮妳一起洗衣服呢,还不快把裙子拿出来。」

4、相隔两地的电话

他又出差到别市了,妳知晓他公务繁忙,只是有时候还是想听听他的声音。
他总会在微信给妳发些讯息,不外乎是「到了。」、「正在吃晚餐。」……等等诸如此类的日常话题。
妳常常握着手机犹豫很久,对要不要按上头的电话键感到烦恼不已,最后还是默默收起手机,吵到他工作就不好了。

这天手机毫无预警的响起,正在工作的妳往手机撇了一眼,看见来电者后连忙慌乱的抓起手机往外跑,按了接听。
他听妳气喘吁吁的喂了一声,似乎能想到妳此时此刻的表情,有点忍不住笑意,也回了一声喂,然后道:「我想妳了。」

5、帮对方吹头髮

妳刚看完偶像剧,少女心爆发的拉着一旁陪妳看电视的他,说待会他洗澡后要帮他吹头髮。
他挑起眉看向妳,说了句那乾脆身体也帮忙洗吧。
妳无言的看着他,决定无视他久久一次的耍流氓,催促他快去洗澡。
他对妳的心血来潮非常无奈,但还是乖乖站起身去洗澡了。

妳一边吃着水果,一边等待他洗澡出来。
他洗澡一向很快,约莫二十分钟的时间,他就围着白浴巾出来了,精壮的胸膛上被蒸气薰上细密的小水珠,妳感到脸颊窜上一抹燥红,拿着吹风机故作镇定的走向他。

他褐色的髮丝比起妳柔软如云的长髮,稍微有点硬,但非常滑顺,手感很好,妳轻轻的用手随着热风一同拨弄,他似乎有点享受,微微的靠在你身上,静静的待妳帮他吹乾,像隻温顺的猎豹收起了爪牙,在信任的人的手裡打呼噜。

气氛难得的祥和静谧,只有吹风机轰轰的声音,妳帮他吹好后拍了拍他的肩,闭目养神的他张开眼,问妳好了吗?
妳点点头后,他道:「之后也都帮我吹吧。」

6、浏览过去的相片

整理储物柜时,妳从柜子深处拿出一本厚厚的红色相册,看起来有点老旧了,书本的四个边角都有着髒污。
妳翻开裡头,惊喜的发现那是他小时候的照片。
小小白白的婴儿照,到初中带着生硬和青涩的目光直视着镜头,气势汹汹,却又可爱的不行。

他走到你身后,原本要看妳在做些什麽,看见妳兴冲冲的翻阅着的是那本被他藏起来的相簿,脸色一变,伸手就要抽走。
妳赶紧把相册抱在怀中,死也不让他拿走,他见状叹了口气,盘腿坐在妳旁边,说道有什麽好看的,那只是小时候的照片罢了。
妳嘿嘿一笑,指着照片说你小时候多可爱,现在怎麽这麽凶。

他觉得自己的小女友真是越来越放肆了,以前看着他战战兢兢的低着头,纤细的身子还得吓到抖了抖,如今都敢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凶了,思及此,他不禁微微一笑。
妳没有看到他唇角上扬,继续沉迷于相簿裡的他,时不时还要喊声好可爱。
不过妳突然发现,他的照片裡常有个绑双马尾的女孩子出现在一旁,而且和他十分亲密。

顿时妳就有点不好受了,指着照片问他这是谁,他看了一眼,只说是小时候喜欢他一直缠着他的孩子。
妳听到那句「喜欢」有点不是滋味,虽然只是小时候的事……

他见妳似乎有点吃味,有点好笑又无奈地回道:「除了妳,我谁也不会多看。」

7、因恶劣的天气被困在家裡

外头乌云密佈,天气十分的差。

幸好妳早就把菜买起来了,难得的悠閒让妳倒在沙发上,往倚在那裡午睡的他靠近。
妳把头枕在他的腿上,他的眼睛睁开一道缝看了妳一眼,随即又阖了起来,不过手放在妳的头上,一下一下的抚摸着。

妳的鼻尖萦绕他身上乾淨的气息,头上温柔的抚触令妳昏昏欲睡。
外头雷声作响,在他身边的妳却感到无比心安。

8、接对方回家

妳出来商场採购了一些用品,买的有点过多了,提不大动。
忘记带手机的妳,正在思考要不要对着风大喊白起白起快来帮我提东西,但又因为看起来太傻逼而放弃。
这时他突然从后头接过妳手上的购物袋,妳诧异的转头看他,他只说了一句,来送妳回家。

妳走在他身侧,抬头看他玻璃似的棕色眼瞳,裡头映照着繁华城市的灯红酒绿。
妳突然的就特别矫情了想起一句:「一生一世一双人。」

他感受到妳一直盯着他不放的目光,侧过头眉峰微挑,用眼神询问着。
妳对他笑了笑表示没事,挽着他的手漫步在夜晚的小道上,路灯将你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。

9、大扫除

快要过年了,妳硬是把他拉着陪你一起大扫除。
又是头巾又是口罩又是手套,他看着镜子裡宛如清洁妇的自己,臭脸。

妳一个没忍住噗哧一声的笑出声,果不其然他的脸又更臭了,一边用报纸擦着窗户,一边横了妳一眼,妳这才赶紧提着水桶去拖地。

花了一下午的时间,你们终于把所有的地方都清了个遍,累瘫在沙发上。
妳看着他的装扮,和平时干练俐落的警察装相差甚远,又乐呵呵的傻笑起来,他看妳笑的一口大白牙亮晃晃,摇摇头叹息一声,宠溺地道:「开心了吧?」

10、一个惊喜

这天是你们交往的三週年纪念日。
妳一如往常的煮了一桌丰盛的菜,桌上大大的礼物盒裡,是妳亲手织的毛衣。
妳在餐桌上撑着颊对时钟发呆,他在这天通常不会太晚回来的,今天却反常的没有回家,也没有传讯息。
妳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指针已经来到11:50,有点担心他的安危,又失落的想他是不是忘了今天的日子。

餐桌上的菜凉了大半,就在妳想把菜放进冰箱时,突然一双宽大的手矇住妳的双眼。
妳微微一怔,下意识就想转头看。
他附在妳的耳边让妳别回头,数到三再张开眼睛。

妳在心裡默念着,
一。
二。
三。
时间刚好是十二点整。

冰凉的触感从颈部传来,妳张眼后低头一看,一条精緻漂亮的银杏项链紧贴在妳的锁骨上方。

「三週年快乐。」他说:「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,项链找太久了,终于找到一个适合妳的。」
妳眼眶一红,不是因为礼物,不是因为纪念日,仅仅只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,是真的将平凡的妳捧在掌心,如珍宝般的对待。
妳主动亲了一下他的嘴,他对妳的主动感到万分错愕,但还是露出一丝微笑,毕竟这种感觉并不坏。
@
不是有那麽一句话吗?先爱上的,就输了。

妳跟他提起这句话时,开玩笑地说妳就是输在太爱他了,输的太惨太惨,要他也要让着妳一点。
他说不需要让,他早就输的一塌煳涂,不过他并没有回答妳为什麽。

因此妳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,早在大雨滂沱的那天,扎着马尾的女孩抱着猫站在屋簷下,忽的转头对一旁站着的男孩扬起一丝笑容,傻傻的,却很美好。

从那刻起他就无可救药的对妳一见锺情。

-
当初写的周叶同居十题还挺多小伙伴喜欢的,刚好最近跌进恋与坑里,熬夜把文赶出来了!
发文后马上抽到李总SR哈哈哈哈哈,希望下次学长来跟我谈恋爱呜呜,抽了一堆R卡万念俱灰……

总之希望你们喜欢这篇!抽不到就看看文谈恋爱吧!

评论

热度(1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