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会很懒的发文所以催文请不用客气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周叶【同学Who are you?(4)】

*私设有

盪鞦韆上的男孩闻声抬起头来,果不其然正是周泽楷。
不过……怎麽会这麽晚了还在外头游荡?他看起来不是那麽爱玩的孩子啊。

「老师好。」周泽楷站起身对叶修微微敬了个礼,反而让叶修浑身不自在,虽然身为一个老师,但以他随性的性格,还真没有被学生以礼相待过。
不是勾肩搭背不然就是直呼其名,居然还会因为受到尊重感到不习惯,看来他的教师生涯真该好好反省反省啊。

「你怎麽没回家?没带钥匙?」叶修绞尽脑汁也只想的出这个理由。
「不,不是。」周泽楷低下头,似乎不愿多说。
「晚餐吃了吗?」
「……还没。」

叶修叹息了一声,伸手拍了拍他的头,「走吧,去我家吃饭。」
「这……」
「不许拒绝啊,这是老师的命令。」
「是。」

似乎是讶异于叶修的不过问,周泽楷看了叶修许久,最后才又低下头。
「咳,我家嘛,稍微有些……无拘无束,等等进去别吓到啊。」
「好的。」
「来来来,到啦,进去吧。」
「谢……」周泽楷的道谢硬生生卡在喉咙,眼前的景象实在太让他震惊,震惊到连话都忘了说。

成山的报告和书本、衣服,满地满桌的杂物和餐具,作为一个男性公寓而言,其实也算是正常现象,不过周泽楷压根儿没想到,叶修身为一个老师居然如此不修边幅。
「哈哈哈哈哈,你自己找地方坐啊!」叶修跨过那一座座的「山丘」,找了一个还算空旷的地方放下公事包,对周泽楷灿烂一笑。

「老师。」
「嗯?」
「首先,请先跟我一起打扫屋子吧。」
「欸——?」

「哎唷我这把老骨头喔……」叶修揉着腰瘫在沙发上,凌乱的单身男性公寓,顿时变得乾淨整洁,这都是和周泽楷辛苦劳动一小时的成果。
「老师,衣服要洗吗?」周泽楷乖巧的问道。
「不用不用放着我来。」虽是这麽说,叶修看起来却没想动的意思。

周泽楷远比他想像的乖巧能干,他这个老师居然还要学生帮忙收拾家裡,实在是惭愧啊惭愧。
「饿了吧?我去煮饭啊。」
叶修并不怎麽下厨,一般回到家累的连根手指都不想动,自然选择方便快速的超商食品解决一餐,只是总不能让学生跟着他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吧?

「煮咖哩吧……」马铃薯、胡萝蔔、咖哩块,冰箱寥寥无几的食材刚好能煮成一锅咖哩,叶修凭藉着记忆开始处理食材,而周泽楷则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得胆颤心惊。
「胡萝蔔是这麽切的……?卧槽!」叶修一声痛呼,引的周泽楷紧张的凑上前,抓起叶修的手指担忧地观看。
「老师,疼吗?」
「还好啦,等等包扎就……」

叶修语未落,愣愣地看着周泽楷将他割伤的手指含进嘴裡。
湿濡的舌头轻轻扫过上头带咸味的血珠,炙热的口腔和薄唇,小心翼翼的将手指收纳其中,暧昧到极致,也色气到极致。

这麽仔细一看,虽然只是跟高中生而已,周泽楷却比他矮不了多少,这麽一接近多少有种被环抱的错觉。
一个大叔对着一个小屁孩脸红心跳实在太尴尬,叶修连忙抽出自己的手指,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,道:「没事啦没事啦,小擦伤而已。」

「我帮老师包扎吧。」
「不用不用,你去沙发坐着,去去去!」
「……好的。」

叶修连忙关上厨房的门,捂着脸在檯子上无声的尖叫,这个宛如少女漫画的情节是怎麽回事!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!

叶修振作,你是个老师,他是你的学生,现在要煮饭,对,煮饭!
-
真是太久没写周叶都快忘了怎么写文了,于是我又快乐的回来我的周叶坑啦(◐∇◐*)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