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周叶【罗密周与茱丽叶】

*轻微的私设有
*作者有病请多海涵
*ooc可能有

叶修这几日因为比赛的备战,调整了下走位和战术,很久没有躺到柔软的床上,今日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会儿,却撞见枪王大大也躺在床上,现在可是下午呢!
「你怎麽没去轮迴?」
「今天没事。」
「练习完了?」
「嗯。」

他们两人在一次晚上去吃麻辣烫的时候,也不知中什麽邪,居然就这麽迷迷煳煳,藉着酒力卖酒疯,却意外发现彼此都有那个心思,就这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。
陈果也觉得一直让叶修住那间储物间挺不好意思的,乾脆让周泽楷把叶修领回家同居。

而叶修当然也不排斥,他家小周下厨做家务样样精通,可以说是万能保姆也不为过。
生活还规律的不行,不止健身外还坚持晚上最晚十一点钟得头沾枕头,而叶修原本一开始还挺叛逆的巴着键盘不肯下线,在有次枪王忍无可忍一气之下,乾脆直接拦腰抱起,丢到床上狠狠「教训」了一番,叶修从此之后就乖乖的梳洗睡觉,三餐也有人打理妥当,气色硬是红润了不少。

周泽楷拍拍一旁的枕头,他知道这几天叶修没怎麽睡,比赛前的辛苦他是知道的何况叶修队裡新手不少,很多事需要他打点,自然是忙翻了天。
听闻叶修今天差不多告一段落了,眼见战队没事,练习也准时完成了,爱妻心切的他便匆匆忙忙的赶回家,准备和叶修一起好好睡个午觉。
叶修自然也察觉到周泽楷的用心良苦,朝他笑了一下后拖下外套,便往柔软的床弹上去,顺势窝进周泽楷怀裡。
周泽楷抱着叶修吻了吻他的额头,一双大手温柔的在叶修背后拍打,闻到熟悉的气味盈满鼻尖,叶修舒适的叹息了声,很快的沉沉睡去。

他做了一个梦。
梦裡的他穿着蓬鬆漂亮的礼服,所有人都叫他茱丽叶,他的奶妈苏沐橙告诉他,晚上要去参加晚宴。
他如期到了晚宴上,到处都是穿着华丽的人们,他戴起面具,毫无兴致的走去外头吹吹夜风。
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士走到他身后,虽然脸被遮住了大半,但下巴依稀看的出来是位美男子。
他牵起叶修的手,在手背烙上一个吻,并邀他跳舞。

他们两个相谈甚欢,彷彿相识已久,不知不觉双方都萌生了爱意,然而对方的声音却被凯普莱家的姪子方锐听见,愤怒的报告老凯普莱魏琛,叶修连忙让对方快走,对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他名叫罗密欧,就急急忙忙的逃走了。
叶修被奶妈带走后,在房间裡依然春心荡漾、心心念念那个神秘的罗密欧,他从奶妈那裡知道罗密欧是蒙太古家的,虽然是敌人,但还是对罗密欧说什麽也放不下。

「哦,罗密欧~你为什麽是罗密欧呢?」
「若你帮我取个新名字,我便再也不叫罗密欧。」
叶修吓的一颤,看清从底下爬上来的人,不禁鬆了一口气,语带埋怨,「是你啊,罗密欧。」
「是我。」
没了面具,罗密欧的确是个俊俏非凡的男子,叶修红了脸庞,任罗密欧在耳边低喃情话。
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罗密欧到了该走的时间,他在茱丽叶的脸颊印下一个吻别,并告诉他将娶他为妻,请他独自一人到修道院裡相约。

天一亮叶修在奶妈的掩护下,气喘吁吁的到修道院裡和罗密欧会合,神父张新杰宣布两人结为连理,两人开心的相识一笑,打算将自己的一辈子就这麽託付给彼此。
不久后却传来罗密欧为了替朋友江波涛报酬,杀了凯普莱家的方锐,罗密欧成了通缉犯,必须被放逐。
叶修伤心的和偷偷前来的罗密欧道别,随后又得知了自己必须嫁给年轻有为的伯爵喻文州,伤心的他连忙投奔神父张新杰,听从他的主意喝下了毒药。

然而信却没有准时送到罗密欧手中,接到叶修去世的消息,罗密欧便不顾一切的赶回来,在深夜中前往墓室见见他的妻子最后一面。
叶修的脸彷彿只是睡着了一般,罗密欧亲吻完那柔软的唇后,也拿着买来的毒药服毒自尽了。
叶修醒来后发现死去的罗密欧,才发现计画都毁了,他的爱人死了,被死神召走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再他也准备拿起罗密欧落下的毒药时一一

「…修!叶修!」
「嗯?」叶修勐地惊醒,张眼就对上周泽楷担心的双眼。
「做恶梦了吗?你在呻吟。」
「喔,喔…不是恶梦……」叶修细细回味刚刚荒唐奇葩的梦境,又端详着周泽楷的脸,发现他不就正是那就罗密欧嘛!
于是叶修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声,也不管周泽楷疑惑至极的眼神,抱住枪王精壮的腰身,叹息道:「幸好这个罗密欧没死。」

「罗密欧…?」
「没事没事,继续睡吧,我的罗密欧。」
周泽楷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叶修为什麽突然叫他罗密欧,可还是顺从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
「晚安,我的茱丽叶。」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