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周叶【叶神,这样是犯法的!】

*又是一个只撩不开车(◔౪◔)

「前、前辈…?」
「唷,小周。」
周泽楷简直不敢置信,眼前这个小小软软的…是…叶修?
「吓到了?」没错了,那个标誌性的嘲讽笑,肯定是叶修没错,不知何种原因,现在的叶修居然跟小学的孩童无异,娇小的只到周泽楷的腰部而已,细皮嫩肉的,眼睛水汪汪的眨呀眨,本来长得就不差的他,缩小版自然也不会差到哪,声音软嚅嚅的,清脆又好听,就是过于老成的语气和可爱的外表显得有些违和。

「哎呀,手变这麽小就不能打荣耀了…」
明明是自己的身体,叶修看起来却满不在乎的感叹道,连这个时候都还想着要玩荣耀吗?周泽楷第一次…不,是数不清多少次,对自己的情人有种脱力感。
小小的少年盘腿而坐,一边玩着周泽楷的大手,比对着大小玩的不亦乐乎,一边抱怨着周泽楷反应太过平淡,以为能看见他尖叫云云。
周泽楷也不知道该说什麽,只能把床头的菸暂时收进柜子,「到恢復前,不许抽烟。」
「小周你这样没有人权啊,小学生也是需要纾解压力的,抗议!」
「……小孩子不能抽烟。」

「好吧好吧都听你的。」瞧瞧镜中的自己,叶修还真有那麽点罪恶感,再怎麽说让个小孩子…虽然是自己的身体,叼着菸吞云吐雾的,似乎也有碍观瞻啊。
乌熘熘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,彷彿又想到什麽好玩的事儿,叶修勾起促狭的微笑,打量着还坐在床上的周泽楷。
而周泽楷则有种不好的预感,虽然平时的叶修各方面都是挺随和的,但偶尔还是会起玩心,调皮一把,把周泽楷整的又是好笑又是无奈。
而眼前这个小不点看起来的确是年幼的叶修,未经洗练的他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,不仅玩心重,还有点小叛逆,完全能想像小时候是怎麽一个让父母头疼的大魔王。

叶修突然爬进周泽楷的怀裡,坐在他的腿上,喊了声:「周哥哥。」
周泽楷突然就懵了,完全不知道叶修又在打什麽鬼主意。
「周哥哥,陪我玩嘛。」小小整齐的牙齿白亮的衬着粉嫩的唇瓣,牵起纯真又无辜的微笑。
几乎是在同时,周泽楷倒吸一口气,只觉得怀裡的叶修好像捧在掌心呵护都会碎,身上还有一股独特的味道,好闻的不行。

「哥哥。」叶修直起腰,搂着周泽楷的脖颈,对着他的鼻尖吹了口气,「傻了?」
周泽楷的嘴张张合合,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回应什么,只想赶紧把叶修从身上抱下去,对着一个小孩有什麽龌龊的想法…冷静自持的枪王首次唾弃起自己。
叶修邪恶的嘿嘿了一声,偏要故意哥哥哥哥的喊个不停,周泽楷困窘的模样相当可爱,他就爱逗着他玩。

叶修仍然在持续着他的恶趣味,瞧周泽楷撇过头不理他,乾脆变本加厉的把他的脸扳过来,小小的嘴印上了周泽楷的薄唇。
于是我们轮迴队长、荣耀第一大帅哥,在无数个媒体抓着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他,追着他逼问时,都还能保持得体的微笑,然后沉默再沉默的周泽楷,在此时却华丽丽的,当机了。

叶修似乎还觉得单这麽吻没意思,咬了咬周泽楷的下唇后,改用小小的舌头在那两片唇瓣舔呀舔,又捧着他的俊脸吧唧一声,在他的脸颊留下一个口水印,喜孜孜地想道,小周真是帅的没话说。
黏腻腻的吻,和软绵绵的身子在怀中鑽来鑽去磨蹭着,搞的枪王呼吸逐渐加重了起来,连忙推开在他脸上肆虐的很开心的小叶修。

「叶修,别闹。」
「我没闹啊,亲自己男朋友有什麽不对?」叶修义正辞严的辩驳道。
周泽楷哑口无言,总不能说他快起生理反应了吧?
叶修笑咪咪的又窝回周泽楷胸前,略施力就把周泽楷扑倒在床上,小手又是摸摸脸又是摸摸耳朵,从胸口摸到带着腹肌的腹部,在肚脐眼画个圈后又继续往下滑去,探进内裤裡握着那微微隆起的炽热。

周则楷浑身一震,闷哼了声,舒服的不行,但他很清楚他该把叶修推开。
他闭着眼痛苦的和理智搏斗,这时身上却一沉。
「非得这麽深仇大恨的,哥这不是回来了?」熟悉的声音带笑着响起,原来是叶修终于恢復原状,周泽楷才刚要鬆一口气,叶修却抬着自己的臀部,往周泽楷的那话儿磨蹭。

「好啦,现在总可以做点大人的事了吧?」

评论(2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