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臣

湾家人。潜水写手。写文都是心血来潮。

文笔不好但脑洞忒大而人很奇葩。
同人几乎都是写黑花和周叶。
偶尔会撸原创或别的新坑的文。
谢谢关注。
欢迎同好喂食交流大力拍打。

黑花【网红恋(上)】

解雨臣是个网红,事实上成为网红也是个意外,只不过是单纯在路上帮一个被抢了背包的老奶奶打了那个歹徒一顿,没想到被路人拍了下来,凭藉着极好的身手、赏心悦目的外表,他的微博在当天灌入大量粉丝,自此一炮而红。

他并没有特别排斥成为一个网红,至少对他而言这些事物都是很新奇有趣的,閒暇时偶尔翻翻在他贴文下那些妹子们无厘头的对话,那些妹子总有办法变着法子逗解雨臣笑,也让他在繁忙的事物中与外界有接轨的感觉。

最近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人,叫黑瞎子,因为言论挺幽默的,他就顺手按了追踪,没想到对方私信来打招呼,竟然就这麽搭上了,还聊的挺欢。
解雨臣除了解家还有公司的事要处理,常常处理完就是大半夜了,所以回复黑瞎子慢了很多,黑瞎子却丝毫不在意。

说起黑瞎子这个人还是挺神奇的,他几乎什麽都能跟你聊上那麽一点,天南地北的聊绝对不是问题,看的出来见识很多,对于自身的事情却又隐藏的极好,只知道和解雨臣同样住北京。
就这样聊了大半年,黑瞎子在睡前发了一个给娘娘请安的贴图,解雨臣一边刷牙一边瞄向手机的讯息,噗哧一声笑了出来,可随后黑瞎子的话让他愣了好一阵子。
「花儿,我们明天见个面吧?」

解雨臣的手顿了顿,但还是回复了一个好。
「那明天下午四点约在天门广场裡的咖啡厅吧。」
「嗯。」
关掉手机的解雨臣窝上了柔软的床被,一向沾床就睡的他眼睛却张的大大的,脑子裡总是徘徊猜测着黑瞎子的长相。

一夜无眠。
-
解雨臣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处变不惊的人,不过现在他实在是讶异的哑口无言,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自己怎麽就答应来黑瞎子的家呢…
四点时他如期赴约,黑瞎子和他想像中的是有些差距,他穿的挺休閒,双手插在口袋裡手拿着一杯超商的咖啡,就是黑衣黑裤黑皮衣黑墨镜全身都黑不留丢的十分醒目,墨镜下高挺的鼻梁和有菱有角的下巴还是能隐约透露此人相貌不差。

说迟那时快,原本就灰濛濛的天空在解雨臣才刚下车便哗啦啦的落下倾盆大雨,淋了一身湿。
黑瞎子正好抬头观看雨势时看见解与臣愣愣地瞧着他看,雨水弄塌了蓬鬆的髮丝,略长的浏海盖住一半的眼睛,竟也有种落水狗的委屈之感。
黑瞎子看见解雨臣狼狈的样子先是笑了笑,非常自然的走过来用皮衣为解雨臣挡去雨势,然后一把拿过解雨臣手中的车钥匙,「上车吧,先带你去我家换衣服。」

清爽的声调把解雨臣的思绪拉了回来,可还是有些不真实感,张嘴似乎想说些什麽,又觉得说什麽都不适合,看了看身上的西装惨不忍睹的样子,就点点头任凭黑瞎子将他载回了住所。

黑瞎子的动作就像两人相识多年,煮饭递衣服帮他把头上的水擦乾,理所当然的让解雨臣想拒绝也来不及,只能尴尬的坐在那任凭他摆佈。
「这麽晚,你也饿了吧?快吃。」黑瞎子把刚炒好卖像极佳的炒饭推至解雨臣面前,示意他把汤匙拿起来开吃。
解雨臣终于稳住了心神,吃饭的同时开始打量面前这个男人,健谈不做作的谈吐和举止,都十分符合聊天时黑瞎子给他的印象,不过…为什麽要一直戴着墨镜?

彷彿感受到解雨臣疑惑的目光,黑瞎子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墨镜:「这个?我眼睛有内疾,不能太常接触光线,否则退化的快。」
「…抱歉。」解雨臣低语了一声,他从来不是习惯去探讨别人隐私的人。
「没事。」黑瞎子摆了摆手,起身收拾两人的碗筷,而解雨臣就站在客厅左瞧右看,转头看窗外见雨已经停了,想了想继续待着似乎也有点尴尬,于是拿起半湿的风衣,想去和黑瞎子打声招呼。

「黑瞎子,我要走……」
「等等。」黑瞎子从厨房走出来,看解雨臣要走人,情急之下将解雨臣压在牆壁上,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吐纳。

「别走。」
-
其实喜欢黑花的时间比任何CP都来的长,写久了反而对自己的黑花特别没信心,因为太爱了才害怕没有好好的去诠释他们。

但随着817的接近,还是摸上来lof发了篇旧文,觉得是该来跟三叔表达一下自己的爱了,2017希望三叔的下巴越来越多层,然后有机会来臺湾办个签书会(比大心

评论(1)

热度(14)